当前位置:首页
-> 咨询要闻 -> 热点聚焦
天一阁书院•国学堂:揭秘《古今图书集成》的前世今生
信息来源:天一阁博物馆作者:吴央央日期:2018-06-04 
字号:[ ] 色彩调节:

    《古今图书集成》是我国现存古代最大的一部类书,也是中国铜活字印刷史上卷帙最为浩繁的一部典籍,对传统学术文化发展有着深远影响。天一阁博物馆举办的馆藏乾隆三宝——天一阁藏御赐珍品特展正在进行中,其中一万卷《古今图书集成》正是三宝之一,天一阁受赏的《古今图书集成》是唯一一部校样本,也就是书籍正式出版之前用来校正讹误的本子,书中保留了不少校对刷印信息,非常具有研究意义。
    6月3日,天一阁书院•国学堂邀请了《古今图书集成》研究专家、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项旋老师,为听众讲述《古今图书集成》前世今生的故事。项老师在讲座中聚焦于《古今图书集成》的编纂过程、铜活字刊印及后世流传情况,同时对《古今图书集成》的铜字版、同文本等诸多版本进行评价。
    项老师首先讲述了陈梦雷的人生沉浮与《古今图书集成》的编纂。《古今图书集成》先后经过《汇编》初稿、《汇编》修订稿、康熙初次开馆定稿、雍正重行开馆校订稿等几个稿本过程。其中,《汇编》的初稿和修订稿是陈梦雷凭借个人之力编纂而成。陈梦雷人生际遇较为曲折,康熙初年因牵涉耿精忠叛乱被下狱,其后康熙帝施恩,召还京师,成为皇三子胤祉的幕僚,随即着手编纂《汇编》。《汇编》于康熙四十年十月开始编纂,至四十五年四月初稿完成。
    然后,项老师讲到了古今图书集成馆的建成与《古今图书集成》的刊印。康熙五十五年陈梦雷将《汇编》呈进给康熙帝,赐名为《钦定古今图书集成》,下旨设立古今图书集成馆,纂修人员在《汇编》原有基础上继续增修,专人分修各典。雍正即位后,打击参与储位斗争的胤祉集团,将陈梦雷等再次流放。同时新任命集成馆总裁,继续完成校订、刊印工作。雍正六年六十余部《古今图书集成》刊印完成。可以说,《古今图书集成》的成功编纂、刊印,除了陈梦雷的功绩外,跨越两朝的集成馆也功不可没。
    由于文献档案及实物资料的阙失,刊印《古今图书集成》所用内府铜活字留下了许多谜团。那些铜活字究竟去哪里了呢?项老师解释道,清宫档案显示:康熙五十五年,康熙帝应陈梦雷的请求在武英殿设立“铜字馆”,制作了大小铜活字数量总计达100余万个。乾隆九年,乾隆帝谕旨将有字铜子1,015,433个全部熔化,用以铸佛,并非乾隆帝后来所说的铸钱。除此之外,仍有大小无字铜子188,404个用以铸造铜炉、铜狮等陈设。无字铜子的存在揭示了清代内府铜活字的制作工序采用先铸造成无字铜子,再从无字铜子上镌刻成字,和朝鲜铜活字一次性铸造的工艺有所不同。
    最后,项老师向听众们讲解了近三百年间《古今图书集成》的流通与出版。铜活字版《古今图书集成》印成后即陈设各处宫殿、行宫,赏赐亲王、大臣,献书给清廷较多的天一阁主人范懋柱也受赐得到一部。鉴于铜版《古今图书集成》之珍贵和流传日稀,晚清民国时期《古今图书集成》先后有三次大规模的再版,分别形成了美查本、同文本和缩印本三个版本。这三次印刷,对于扩大《古今图书集成》的传播范围,便利于普通民众利用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在两个小时的讲座中,项老师以宽泛的视野,用朴实的语言以及大量生动的图像资料,深入浅出,旁征博引,和广大听众进行了一场《古今图书集成》的编纂、刊印与流传知识的普及和探讨,让听众们更加深入地了解了文物背后的故事。

【回到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