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咨询要闻 -> 新闻快讯
海内外篆刻名家为天一阁“私人订制”50方珍贵印章在天一阁展出
信息来源:天一阁博物馆作者:刘晓峰 文 朱英炯 摄日期:2018-09-11 
字号:[ ] 色彩调节:

9月11日上午,“天一印语----名阁·名家·名印篆刻特展”在天一阁博物馆开幕。“名阁名家名印”项目,是由中国现存最古老的私家藏书楼天一阁与唯一的国家级篆刻艺术院体机构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联手打造的文化品牌。该项目邀请海内外著名的书法篆刻家50人,创作50方篆刻作品,以方寸间的生动形式,展现天一阁450余年的藏书故事。此次展览展出了这50方以天一阁为主题的印章。

市文广新局副局长韩小寅、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骆芃芃、天一阁博物馆馆长庄立臻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开幕式上天一阁博物馆聘请一批篆刻家担任天一阁特邀研究员,并颁发聘任证书。

方寸之间的大千世界

印章虽小,但因篆刻学人的巧妙构思、精心创作却在方寸之间幻化出缤纷多彩的大千世界。参与此项目的艺术家,篆法各异,众妙必备。其中,有的以鸟虫篆文,形象生动,意趣盎然;有的以钟鼎入印,稚拙大方,浑然天成;有的喜以阴文表现,婉转流畅,隽永清新;有的则以阳文见长,铿锵有力,古朴典雅。印章“天一阁”中,作者别出心裁地添加了花草纹样。如此以来,不仅使篆刻古意盎然,让人感受到天一阁的悠久历史,而且花草相护的天一阁更易让人联想到天一阁以“芸香草” 防虫的护书之法。灵动之中,意象丛生。印章“月湖书窗”,亦是巧妙。内容整体分为两部分,左边部分作者采用不同手法使“月湖”之“月”与“湖”中“月”字偏旁各具特色,生动而不重复。同时,将“湖”字拆分为上下结构,以“水”字为底,从而使此部分确有湖水荡漾之感。右半部分作者将“书”字处理为以直线条为主的结合,正如传统建筑的窗格,而最后“窗”字则又以圆弧线条为主,既在形式上与“书”字形成对比,又与其窗格式的意象形成互补,从而达到形式、内容、意象的完美统一。如此以方寸之间营造万千气象的艺术手法,在此次展览中,比比皆是。

450余年的藏书故事

除了精妙的篆刻形式之外,内容也值得品味。此项目以天一阁的历史文化为创作主题,一方印章便是一个藏书故事。篆刻内容或取自天一阁家训家风、护书之法,或取自书楼形制、藏书故实,更多的则是历代名人关于天一阁的诗词歌赋。“代不分书、书不出阁”讲述的是范钦晚年分家产的故事。范钦认为藏书代不可分,因此将万卷藏书与万两白银分成两份,让二子自行挑选。此一家规,为范氏数百年的藏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清代大学者全祖望对此曾发出“金已尽书尚存”的感慨,而此一内容亦被篆刻其中。“赐书万卷”讲述的则是天一阁因进呈六百三十八种珍贵典籍作为《四库全书》底本,而获赐《古今图书集成》一部。这部书是我国最大的铜活字印本书,共计五千零二十册,一万卷。如果说“赐书万卷”代表了天一阁的荣耀,那么“书经五劫”则概括了天一阁的艰难岁月。甬上民国藏书家冯贞群先生如此总结此“五劫”: 第一劫,明清易代之时,社会动乱损失部分书籍;第二劫,进呈藏书六百多种,最终未能归还;第三劫,1841年,英军占领宁波,闯进天一阁掠走舆地类书籍数十种;第四劫,1861年,太平军进入宁波前后,小偷趁乱拆毁阁后墙垣,偷出藏书论斤贱卖给造纸商人。曾有人出千金回购部分书籍,藏于一处,后亦毁于火。第五劫,1914年上海书商雇佣盗贼薛继渭,从屋顶揭瓦破椽进入书楼,偷去藏书千余部。后商务印书馆搜回数百种放于涵芬楼,1932年惨遭日军轰炸焚毁。

传承有序的篆刻收藏

篆刻收藏是宁波藏书文化的重要延伸,与天一阁更是有着密切关联。范钦的侄子范大澈是篆刻收藏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其《范氏集古印谱》收印3500余方,不仅是传世最早的印谱之一,而且至今仍被篆刻界奉若至宝。范氏确立的印章收藏传统,亦后世集成发展。近代以来,秦康祥、朱赞卿都是藏印藏书大家。据统计,秦氏藏珍稀玺印千余种,现分藏上海博物馆、天一阁博物馆。朱赞卿藏印200余种,虽然数量不多,但其中多出自沙孟海、钱君匋、陈巨来等近代名家之手,现亦藏天一阁。时至今日,“金石篆刻”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阁名家名印”项目,使国内外篆刻名家作品入藏天一阁。这一方面丰富了馆藏种类,使藏书文化得以延伸;另一方面,则沿承了甬上篆刻收藏传统,为传统文化的复兴再添新径。

开幕式结束后,嘉宾们在“天一印语”创作交流沙龙上交流创作感悟,骆芃芃还为大家作“当下篆刻艺术展览展示发展的新趋向”专题讲座。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9月25日。

庄立臻馆长为收藏家们颁发收藏证书

嘉宾们合影留念

骆芃芃与领导、嘉宾在作品前合影

“天一印语”创作交流沙龙

【回到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